艾格農業網首頁

糧油網 | 農資網 | 水產網 | 畜牧網 | 乳業網 | 木材纖維網 | 食品網 | 農業期貨網 | 艾農邦農業食品投融資平臺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糧油網 > 糧油信息 > 豆油 > 正文

豆油四季度供應緊張是真的嗎?豆油去庫存將如何演化?

2019-08-30 08:55:07  飼料行業信息網   點擊: 請關注艾格農業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文章
分享到:

  近期油脂市場存在一種邏輯:四季度國內豆油供應緊張(或者說去庫存)。

  具體邏輯為:

  1)由于中美貿易沖突再次升級,美豆進口基本已暫停。而巴西大豆庫存緊張,阿根廷有限,四季度大豆進口量或低于往年同期。

  2)同時,受國內非洲豬瘟影響,豆粕走貨不暢,油廠因此脹庫被迫下調壓榨量,豆油產量跟隨走低。

  3)再加上,中加關系也緊張,國儲菜油不到20萬噸,歐盟菜籽減產等,國內菜籽和菜油供應吃緊。

  4)豆油需求一般是年內高峰。

  那么這個邏輯可信嗎?我們帶著這一問題對豆油去庫存進行探討。

  1.豆油庫存走勢不由己,外部影響因素眾多,是動態的動態平衡

  豆油是具有高替代性的附產品。

  供給端看,大豆壓榨主產品是豆粕,豆油是副產品,豆油壓榨產量受制于豆粕需求量;進口渠道通暢,只有進口利潤打開時才存在。

  需求端看,豆油是油脂的一.種,國內第一大,全球第二大,棕油供應規模與其相當,油脂間具有高度替代性,油脂價差是影響食用需求主要因素,與原油比價是影響生物柴油消費的主因素。

  所以,豆油供需不由己,外部影響因素眾多,是-一個動態的動態平衡。

  近六年豆油供給端變動幅度大于需求端,庫存主要受供給影響。2014- 2018年受到國內蛋白消費高速增長影響,豆油供給超過了消費,豆油處于累庫階段,尤其是下半年,豆油庫存不斷創同期新高。2019年非瘟形勢嚴峻,豆粕脹庫油廠壓榨下降,豆油庫存同比下降,目前降至近四年最低水平。

  2.111月前大豆到港量并不少,壓榨受制于豆粕脹庫

  豆油第一梯度供給是通過壓榨大豆而得。11月前大豆進口到港量并不少。

  天下糧倉船期預報顯示,9-11月大豆到港預估分別為910萬噸、860萬噸、800萬噸、750萬噸,9-11月累計到港2520萬噸,同比+529萬噸, 較五年均值+414萬噸。

  中國買家還在海外采購,未來供給還有增加可能。事實上,12月大豆到港只要超過105萬噸(或360萬噸),9-12月大豆累計進口就超過2018年(或五年均值)。

  進口大豆足以滿足壓榨需求,油廠大豆壓榨節奏受限于豆粕脹庫。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還在加速下滑,四季度生豬飼料悲觀,再加上水產消費進入淡季,禽類消費存在天花板,豆粕需求量或將退化到2015-2016年水平。

  2.2豆棕進口窗口打開,買家海外積極采購

  進口是豆油第二梯度供給,是供給的有效補充。

  16年以前,國內供給存在缺口,加上融資進口活躍,豆油單月進口量平均14萬噸,單月最高34萬噸。

  16年以后,國內產量大于需求,豆油國內倒掛,進口量維持在4 6萬噸。

  近期油脂期貨急速上漲,豆油和棕櫚油多次打開盤面進口利潤,中國買家海外積極采購南美豆油和棕櫚油,船期為9-11月。菜油進口窗口雖然還沒有打開,但是買家也在海外詢價,只待盤面進口窗口打開。

  公開數據,截至8月26日,天下糧倉的船期預報顯示,棕櫚油9 、10月進口預估分別為50萬噸和40萬噸。中國買家還在采購,數據仍有變數。

  2.3海外油脂供給充裕,來源廣泛,進口供給可保障

  首先,油脂進口不存在政策性壁壘。

  其次,油脂進口品種集中于棕櫚油、豆油和菜籽油,但來源廣泛,供給量基本可保障。比如,棕櫚油進口國有馬來西亞、印度尼西亞等;豆油進口國有巴西、阿根廷、俄羅斯、烏克蘭等;菜油進口國有歐盟、烏克蘭、加拿大、俄羅斯、哈薩克斯坦等。

  最后,油脂進口貿易成熟,渠道順暢,貿易商不見利潤不采購。

  3.1植物油總消費平穩,近三年平均年增60萬噸或0.15%

  2017年以來,國內油脂消費進入平穩期,同比變化不大,主要受到人均油脂消費平穩、及少油理念推廣影響。但消費格局略有變化,動物油消費減少(豬油供應減少),植物油消費增加。

  國家糧油信息數據顯示,2018/19年度(10月-次年9月)我國植物油消費量為3907萬噸(同比+84萬噸),其中食用消費3523萬噸(同比+83萬噸)、工業及其他消費384萬噸( 同比+1萬噸)。2019/20年度國內植物油總消費量為3927萬噸(同比+20萬噸),其中食用消費3541萬噸( 同比+18萬噸)、工業及其他消費386萬噸(同比+2萬噸)。

  3.2油脂消費以供定需,預計18/19年度 豆油消費量為1600萬噸

  消費“大餅”基本沒變加上油脂可替代性高,油脂消費份額變化只能來自于各個品種供給的差異量,調節指標是油脂價差,路徑為供給下降-價格相比其他油脂偏貴-抑制需求供需平衡(供給增加-價格相比其他油脂便宜-刺激需求供需平衡)。簡單來說,油脂消費以供定需。

  18/ 19年度豆油消費比較明朗。跟蹤數據顯示,18年10月-19年8月 豆油累計表觀消費量為1458萬噸,9月表觀消費需達到173萬噸才能達到國糧預估(國糧預計18/ 19年度豆油總消費1631萬噸)。作為參照,2018年9月豆油表觀消費量為142萬噸,近五年最高為149萬噸。因此,我們對豆油消費預期相對謹慎,預計2018/19年度豆油消費量為1600萬噸。

  3.3四季度豆油消費變數大,最大難題是油脂供給不確定

  19年四季度豆油消費變數較大,最大難題是油脂供給量無法確定,原因在于買家還在海外采購。

  目前看,四季度豆油消費的主要影響因素如下:

  利多: 1) 豬油四季度供給最悲觀,缺口約10萬噸; 2)菜籽油去庫存,遠期船幾乎沒有。

  利空: 1) 豆油與棕櫚油(低價油)、棉子油(低價油)的絕對價差處于高位,與花生油(高價油)的絕對價差處于低于,不利于消費; 2)四季度大豆壓榨量大概率低于去年水平; 3)近期買家海外詢價,只要盤面進口窗口打開,菜籽油、棕櫚油進口量均可增加。

  圖表14的消費數據是綜合市場信息、季節性規律及經驗預估而得,目的是為了簡單參照,準確性待驗證。

  4.豆油供給發生結構性改變,庫存重新構建區間

  18/ 19年度國內豆油供給96%來自于壓榨,受非瘟影響,豆油產量下降,導致供給過剩幅度縮小,豆油去庫存。

  19/20年度豆油供給格局發生結構性改變,國內產量進-步下滑,直接進口占比攀升。庫存邏輯也發生了結構性變化,從被迫增加變成主動管理,因此豆油庫存進入重新構建期,很難再回到140萬噸以上的高位。 

  進口擴大的預期下,11月之前國內豆油庫存在120-135萬噸間波動。我們擔憂12月至明年1月豆油庫存,屆時兩節消費釋放,若中美關系未緩和、進口不能有效補足,那么豆油庫存重心下移至接近或低于五年均值。

艾格農業報告:數十種常規報告,上百份專項報告,幫助您了解農業產業,預測價格趨勢。
詳細常規報告請點擊:http://product.cnagri.com/chanpin.html
詳細專項報告請點擊:http://product.cnagri.com/baogao.html
免責聲明: 本網內容部分來源于互聯網轉載,所述內容觀點、版權及圖片內容與艾格農業無關,如其他問題,我們會第一時間積極配合并協助刪除處理!
本文標簽: 豆油

客戶服務

聯系人:王晨
電 話:8610 64402118-822
傳 真:8610 64402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 
農業報告
 
農業報告
王中王免费一肖中特公开